返回網站

偶像失格(Ⅲ/中)

制片人Mean x 过气爱豆Plan

★06

 

暹罗中心一带早已成形,十几年过去格局上没有太大变动,这些年来却仍不断翻修。终于有一天,Mean经过时发现,旧喷泉拆除了。

 

他驻足在街对面,再也迈不动脚。

 

似乎也好几年没有步行或是坐天铁经过这一带了。他死死地盯着那片新铺的街砖和崭新的花坛,仿佛要看出点什么线索,好找一个借口欺骗自己,是不是看错了。

 

可周遭都是那玫瑰色的回忆里烂熟于心的场景,怎么会记错。那个喷泉是电影《人生的寻宝游戏》里最经典的取景地,它圆圆的、笨拙的,纯白色,简朴又圣洁。

 

Mean记得十二年前的圣诞节,街市五光十色,年少时意气风发的新星Plan,在这里拥抱他,还问他叫什么名字。

 

他听见二十一岁的自己,紧张地说,“我、叫我Mean吧,P‘Plan。”

 

“加油呐……能够完成这个游戏的N‘Mean,今后会成为非常厉害的人……”

 

如今那空旷的场地整齐地挺着两排车子。火爆整个夏天的电影早已过时,偶像的鼓励也消散在凉夜的风里,记忆中只有一个泉眼的旧式喷泉,就这么被这个年代抛弃了。

 

“P’Mean……?这里的运镜您看……”

 

二十几岁女员工怯生生的呼唤将Mean的万千思绪统统拉回现实。

 

同行的几个孩子,二十出头,是公司里的新人。每回新项目开拍,Mean都会亲历亲为地带新人出一次外景。这次承接的美食人文综艺比较常规,难度不大,因此他安排了大部分新员工进摄制组。

 

他在工作,他告诉自己要清醒。

 

“Nim,别总问我,你是导演啊。”Mean努力让自己的口吻听起来耐心,“脚本在你手里,是你掌控每一帧……”

 

 

 

★07

 

一觉睡得昏天黑地,醒来天色也昏昏沉沉,令人一时间难分辨清晨还是黄昏。

 

睡梦中的Plan是被人粗暴地捏着下巴弄醒的。他不知道Mean怎么了,为什么掐他掐得这么用力,接吻都像是施虐。

 

“Mean……”

 

来不及咽下的唾液顺着嘴角留到下巴,Plan含糊不清地叫身上那人的名字。

 

睡衣本身不难脱,Mean却直接用撕的,从领口撕开,露出光洁的皮肤。一串的纽扣蹦得四处都是,落在地上的发出不甚清脆的声响。

 

Plan反射性倒吸一口气,Mean在床上总是反复无常,太难以捉摸。

 

脱了上衣,扒下裤子,他又被Mean抓着胳膊翻了个身,还没趴好,屁股上就挨了一巴掌。响亮的“啪”一声,Mean下手不轻,Plan光裸的臀瓣上很快就出现了一块红印。

 

这火辣的痛感让Plan完完全全醒过来。Mean的暴戾和沉默都那么反常。

 

偏偏这时候经纪人打来Line的视讯电话。手机就放在床上,震动和铃声无论哪一样都难以让人忽视。

 

“接啊,P‘Plan,”Mean故意在他股缝间磨蹭,“让别人看看我是怎么干你的,嗯?”

 

Plan眼睁睁地看着他抽走手机,吓得魂飞魄散,害怕他真的接通了视频。

 

——视讯请求仍在等待响应。

 

Mean冷笑了一下,把还在震动着的手机贴上Plan的下体。

 

“啊!你……”太过强烈的刺激让他呻吟出声。

 

紧接着,身体还没做好任何准备,Mean的硬物就抵在了入口,大有千钧一发的势头。

 

Mean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,抓着他的地方,好似骨头都要捏碎,饶是他一个男人,用尽了全力都无法挣脱。

 

“不、不要!等一下——”

 

Plan深知躲不过,只能慌张地打开床头的抽屉,甚至打翻了床头柜上的水杯和数字闹钟,才摸出半管润滑液,哆哆嗦嗦地塞到Mean手里。

 

手机终于安静,同时Mean也有了冷静的迹象。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床上慢慢蜷缩起的小小的身体。

 

Plan太瘦了,弓起的后背可以看见蝴蝶骨和后颈的脊柱突出的形状,因为挣扎中撞上床头柜的缘故,一侧后肩上出现了淤血和伤口,他的臂膀上也尽是被掐出来的青青紫紫。

 

Mean听见隐约的一声抽噎,如梦初醒般爬过去捧起哥哥的脸。“P‘Plan,你……”

 

他见不得Plan哭。

 

Plan的哭,从来都是隐忍的,他会咬着嘴唇,忍着眼泪,直到那些悲伤和难过再也装不下,漂亮的眼眸里才会有泪水分崩离析地坠落。这样的泪,是与委屈、不公、愤怒抗衡到最后,终于无力承受了,才溢出来的,叫人那么心疼。

 

是啊,曾经的他不过也是个无助的少年。和自己有什么分别。

 

“Plan……对不起,我,……”

 

我的心被剜走了一块,是你好多年前动的手。

 

这是Mean的旧伤。他以为它痊愈了,却在经过喷泉旧址的时候,旧伤复发,痛得无法呼吸。

 

Plan深吸了一口气,举起肿痛的手臂,抄起一个抱枕狠狠地砸到眼前人的头上。

 

不是打情骂俏,是非常用力的砸,换个什么硬物,估计可以出人命了。Mean愣是被这团棉花砸得懵了一下。

 

Plan咬着牙,瞪了他半晌,挤出一句,“你为什么、为什么要这样对我!?”

 

他委屈得满眼通红,哽咽着质问“为什么”的模样,让Mean想到了那年从陌生的酒店房间醒来、哭着开车离开的自己。

 

真是混蛋,Mean暗骂自己。这样的迁怒,除了伤害这个最珍视的人,还能做什么吗。

 

“对不起,”Mean一边用手背轻轻擦去Plan的眼泪,一边说,“我去找点药给你擦一下好不好?肩膀有点出血了……”

 

Plan拨开他的手,没有说话,非常疲惫似的缩在半张被子里一动不动。

 

没有原则,没有尊严。即便是刚刚被这样对待过,那人温柔的、讨好的语气,Plan还是一样感到受用。实质不过财色交易而已,居然还奢望Mean像待情人一样待他。

 

Mean神色有点受伤,默默地穿上衣服离开了房间。

 

 

★08

 

一整天Mean在公司呆得魂不守舍。

 

“P‘Mean,《Young Adults》第三季的试映会场地有变,公关部邮件已经发出,我也帮您在日程表上修改了。”

 

“嗯。”

 

“Amy姐那边最近有个德国企业在泰的广告片想找我们做……”

 

“嗯,我直接Line跟她谈吧。”

 

“上次您说找Pupae女士,已经联系上了,她说周四早上可以见一下。”

 

“好,她公司在Ratchada那边是吧?帮我选个餐厅订一下晚餐的位子……”

 

助理顿了一下,提醒道:“P‘Mean,Pupae小姐说的是早上见面。”

 

Mean忽然抬起头,放空了几秒钟,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。“啊,好,早上……“

 

行尸走肉般工作了一天,看上去和平日里有条不紊的Phiravich先生别无二致,终于还是露了破绽。Mean完全不知道这一天自己做了什么,只想着尽快下班回家见Plan。

 

 

★09

 

昨夜的荒唐没有谁能轻易忘却。像刚刺的纹身,混着血和伤痕,隐隐作痛,历历在目。

 

Mean离开房间后,Plan安静了一会,抹掉眼泪一头扎进浴室冲了个澡。然后他拿了些药油药膏回到客房,冷静得和那哭泣的他判若两人。

 

几个小时后,听见熄灯的声音,Mean轻轻地转动门把手,走了进去。

 

Plan面向月光,只留给他一个落寞的背影。他知道Mean走近,却又像往常那样清冷地没有给任何反应。

 

大多数时候Plan都睡在客房,从他住进来便是如此。可以独处固然比贴身监禁要来得自在,然而他越发觉得他像个名贵的宠物,圈养于一个精心布置的笼,主人心情好的时候,抱出来把玩一阵,玩够了又放回去。

 

拥抱和哄睡觉算不算很好的道歉呢。Mean把握不准。

 

“P‘Plan刚刚没有舒服到吧……想不想要我帮你呐P~?想我用手帮你……还是用这里?”

 

他乖乖献上自己的身体,抓起Plan的手指,放在自己的嘴唇上。两片触感绵软的唇瓣一张一合,舌尖不经意地舔过那根手指。

 

“只要P’Plan不哭,用什么都可以呐。”

 

“你……”

 

夜晚结束在Plan紧闭的双眼,他的手绞着床单,颤栗着射在温暖的口腔。

 

让我融化在这个时刻吧。Plan想。忘记过往,忘记伤痛,不想未来,消融在这的快感之中,化作一缕烟消失在这个世界。

 

 

 

★10

 

不知何时起,Roof Bar忽然之间成了泰国的潮流。三十余层高空,离人间很远。男士西装革履,胸针袖口,端一杯酒摇身一变成了上流人士,女士高跟长裙,露肩开叉全是风情。

 

好巧不巧,Amy挑选的会面地点是Banyan Tree的顶楼酒吧——多年前,摧毁Mean对Plan的崇拜和美好幻象的夜晚,就是从这里开始的。

 

歌姬献唱高亢嘹亮,唱尽人们的醉生梦死。Mean却掂着那份不薄的文件,被音乐扰得一个头两个大,几乎是看不进去什么字。

 

“干嘛在这里谈生意啊Amy姐。”

 

他只知道这个客户是德国一家知名相机厂牌,以精细的产品和工匠精神名扬海外。这间德国企业原先只生产纯机械胶片相机,近五年来业绩持续下滑,单单是手动对焦就让当代大众消费者望而却步,别提还要冲印胶片了。去年董事会换血,他们终于决定不再拘泥于高端小众市场,迅速赶上数码时代的潮流,开发了该品牌第一款自动对焦的微单相机。

 

“看完了?不错吧。”Amy把玩着鸡尾酒上的装饰物,“他们挺看重亚洲市场的,中国、日本、韩国、菲律宾、新加坡……都找知名团队做一支广告,代言人也是千挑万选。”

 

“诶,‘亚洲区域七部广告片计划于十一月中同时上线’……十一月中旬?同时上线?”Mean拎出一句不起眼的话来,啧啧道,“我就说Amy姐怎么有这么好的资源给我。”

 

他狭长的眼睛弯起来,一副“我没那么好骗”的样子,他一眼就看透,诱人的酬劳和名气背后巨大的挑战。

 

首先,同一产品的几支不同广告同时上线,摆明了要摸底亚洲细分市场的购买力,同时各个团队的广告影响力也一定会被比较。再者,时间也是非常紧迫。最晚十一月之前要完成脚本、选角、拍摄、剪辑等一系列技术性工作,交出终稿,然后安排发布会或媒体见面会。

 

Amy作可惜状,“在我认识传媒界这么多人里,除了N‘Mean,我还真的想不出谁还能接这活了呀~”

 

Mean嗤一声笑了,摇摇头,“我就问一句,泰国区代言人定了吗?”

 

通常这种高知名度西方品牌的代言,尤其是行业巨头、高端奢侈那挂的,每个经纪人都抢破头,操作也十分复杂,一会区域代言人,一会什么大使,甚至可能拍着拍着,突然给你塞个“品牌挚友”来。

 

“这你放心,品牌方已经在我们公司挑好代言人了,就一个,一根独苗,只差他签字了。”

 

“谁啊?这么好的资源不都抢着签合同的吗?还是说Amy姐旗下艺人都特别傲娇?”

 

“是你的菜——Plan啊!”Amy轻浮地揶揄他。她显然不知道Plan还和Mean保持着那样的关系,她所理解的“长期关系”不过是一两个月的一时兴起罢了,更不会认为他会和Plan住在一起。她说,“经纪人联系不上他,他几个月都没一次活动,经常找不到人啦。”

 

“Plan!?”

 

Mean感到吃惊。Amy旗下艺人非常多,从刚出道的鲜肉到乐坛老前辈应有尽有,娱乐圈内流量大的明星不缺,如果不是有人推波助澜,选中Plan的几率十分渺茫。但,这个机会也许能成为Plan有所改变的契机。

 

他知道这个项目他非做不可了。

 

 

 

 

★11

 

汉江大桥坐拥首尔最绝望的夕阳之景,水烟茫茫,落日熔金。

 

桥上的标语灯已经失灵。Plan趴在栏杆上,他听说,在这个国家每年都有成百上千的落寞人,孓然一身来到这里。有的人站了一会,收拾好心情,离开了;有的人注视着粼粼的波光,想着“就是今天了,解脱吧。”,于是也离开了。

 

手机屏幕亮了又暗,暗下去又亮起。

 

M.:P‘Plan,你去哪里了?

 

M.:不要一声不吭就离开我啊。

 

M.:我们的交易……还没有结束,不是吗。

 

M.:Plan,我不会去打扰你,但至少告诉我你在哪里,好吗。

 

M.:看到请回复一下吧,我担心你啊。

 

随后Mean给他的卡上转了一笔钱,不小的数目,是他们之间交易外的金额。

 

他留的交易附言是:Plan呐,用这些钱好好游玩,吃得好一点,买喜欢的东西,玩够了就回家吧。

 

Plan一时不知作何感受。

 

Mean以为他走了,在挽回他。可Mean依然将钱看作二人之间最深的关联,把他当作一件明码标价的商品。

 

他转念一想,当了这么多年的艺人,怎么能还没有做商品的觉悟呢。粉丝花钱来看他,购买他的笑容,购买他的拥抱,购买他的才华,简化了的粉丝行为和偶像产业,本质上也是商品交易,不是吗。这样悲观的逻辑,奇异地让他心里舒服不少。

 

事实上,Plan来韩国并非是为了逃离Mean,而是因为一个剧场。自从年初无意间得知首尔的W剧院正在寻找买主的消息,Plan就动了心。

 

十三年前,21岁的自己,正式作为鼓手和Tempt乐团一同出道,正是在韩国首尔,W剧院。那一场见面会,表演了四首歌,来了三百多名粉丝。

 

那时候发光灯牌都十分少见,大多粉丝们带着自己手工制作的画报应援,千里迢迢来到这小小的剧院,支持所爱的四个少年。那时候Plan热血有梦,偷偷站在二楼的走廊看熙熙攘攘的人群,在心中描摹下这些爱他的人的模样。

 

那时候还没有智能手机,带前置摄像头的手机许多人消费不起,合影环节好多粉丝拿着家里的卡片式傻瓜数码相机上来;依稀记得有个小孩拿上来一台上个世纪的宝丽来相机,把帮忙拍照的助理弄得束手无措。

 

如今停业的公告贴在紧闭的大门,日晒雨淋,字迹轻微褪色,打印纸的边缘已经翘起。后来更多的胶带把它封得严严实实,这样就能保持它原有的样子。

 

Plan最强硬的竞争者,是一间小型地产开发公司。他们提出,购置剧院和土地后,打算将这座单体建筑翻新、改造成一座文化艺术中心,引入艺术学校与培训机构,供附近几大社区的少年儿童学习才艺。

 

对方打出“社会责任”一张王牌,这一招简直叫人无解,毫无疑问得到当地更多利益相关者的支持。Plan明白自己处于劣势,只能拿出更有诚意的金钱和更有说服力的方案,才能保住这剧场。

 

他一面找到Mean这个金主,另一面甚至打起了不动产的主意。倘若将Silom那套公寓出售,这么些钱加起来,堪堪够付剧院购置款的六成。前两年投资失败赔进去大半积蓄,又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,此时负债将给他造成很大的压力。

 

世事弄人。

 

Plan穿了一整套橙色的卫衣和运动裤,提着两杯咖啡走来的Gong,一眼就看到了桥边忧伤的橘子。

 

“……如果真的能成功买下W Theatre,我要很快找到一间能合作的剧院管理公司才行……必须让它运营起来,才能保存下去。”

 

“哈?还在想啊,还想得越来越长远了,我以为你都放弃了。”Gong把冰拿铁递到他手里。

 

Plan挤出一个宽慰的笑,“Plan是没有这么容易放弃的。走吧,吃个饭,回酒店收拾东西。”

 

汉江的风吹动他们的衣摆,对岸亮起万家灯火。

 

“真的不多玩几天?”

 

Plan边走边摇头,“刚接到通知,我这周有个广告试镜。”

 

“新工作?恭喜啊老弟……唉,也不知道你为什么对W Theatre这么执着,明知胜算不大。”

 

“因为……”

 

因为每个人都有一个回不去的地方。

 

 

★12

 

Plan没有想到Mean会来机场接他。那人休闲短裤白背心,挎一个斜背的流浪包,一身学生打扮,Plan险些没认出来。

 

而Mean没想到和Plan一起去韩国的人是Gong。客套问候,礼貌道别。Gong也注视着他许久,似乎还露出思忖的神态来。

 

上车后,Plan问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

车子已经启动,Mean放空地把视线停在方向盘的按钮上,久久没有挂挡出库的意思。

 

“我来接我的橘子回家。”

 

橘子?Plan很快反应过来,Mean是在说他昨日的打扮。

 

通知完广告试镜后,经纪人让Plan登录IG发一张私照,维持曝光,他便发了一张在汉江边上的街拍。浑身橘色运动服,背着绿色的小包,被粉丝调侃像一只橘子和一片叶子。

 

Plan扯了扯嘴角,笑了一下,表示听懂他的指代了。

 

对那天晚上发生的不愉快,二人都默契地避而不谈。Mean始终没有告知Plan那个夜晚失态的原因,Plan不在意,他不认为Mean有向他报备的义务。同样,Plan没有告诉他突然的离开是为什么,也没有解释他回来并不是因为那笔钱。

 

得不到答案的事,不再追问“为什么”。典型的成年人生存法则。

 

“我可以亲亲我的橘子吗?”可怜兮兮的大熊问道。

 

Plan眨了下眼睛,没有说不行。他确实很少拒绝Mean,永远淡淡的,永远承受着,永远隐忍着。

 

Mean捧起那张小脸,郑重地在微张的嘴唇上亲了一下。

 

亲一下,便仅仅是一下,舌头都没有伸出来,只是像盖一个什么亲密的印。

 

 

★13

 

有一个早期偶像乐团出道至今已十三年,解散至今快十年;成员几人发展大相径庭,有人炙手可热,有人销声匿迹,有人远走他乡,有人已成歌坛神话。你说,这样一个乐队,是否有重聚的可能?

 

为了和Pupae见面,Mean五点就起床,驱车前往Ratchada。

 

“Mean先生啊,N‘Perth听说是跟Plan有关的事,就一起来了。”

 

这位大明星的经纪人看上去比传言中要亲切太多。她身后跟着的墨镜男子,就是当红影星Perth了。

 

“听说Perth先生等一下还有拍摄?那么我就开门见山好了,如果要在曼谷策划一个Tempt重聚音乐会,邀请五位成员都重新聚在一起,N‘Perth可以参加吗?时间可以按诸位的档期安排,报酬我们可以视演出规模和时长再议,只想初步了解一下Perth先生的意愿如何呢?”

 

Pupae敬业地笑着点头,“是个很好的提议啊!我们公司从来不反对这类合作,你可以问问本人的意思。”

 

墨镜遮住大半张脸,Perth沉思了一会,道,“档期允许的情况下我会参加。但是我想知道是谁发起组织的这件事情?”

 

Mean没有正面回答,只是说起了几个有意向的主办方。

 

“抱歉呐,P‘Mean,不是有意打断你,我想单独和你说一点话。”Perth转头看向经纪人,Pupae点点头,起身走到一旁回避。

 

对比Perth的犹豫不决,Mean坦荡地挑了挑眉,像在说:来吧,你尽管问。

 

“P‘Mean和P’Plan……是什么关系呢,现在。”

 

Mean敢肯定,Perth一定是知道他们的关系,才会这么问。

 

我曾是他最忠实的拥趸,也曾被他伤的最深,至于现在——

 

“现在?”Mean似笑非笑地说,“就像你所听闻的那样。”

 

Perth摘下墨镜,笑着叹了口气,“那你想知道我和P‘Plan是什么关系吗?……”

 

原来,曾经时常陷入不和传闻Perth和Plan,是队内关系最好的兄弟。两人有着一样的音乐品味,一样的穿衣风格,一样喜欢打闹,还一样地不喜欢唱歌。

 

Plan当队长时期,多次阻止Perth接戏,这些捕风捉影的报道是真的,却又不完全是真的。

 

“……那时P‘Plan经常告诫我,不要一时受名利迷惑,什么戏都接。确实,那时候找我的很多剧本,都不是什么好本子,而且连续剧耗时长,耽误乐队排练。P’Plan担心我演了烂剧被骂,因为拍烂片而拖乐队后腿更会被人诟病。”

 

Tempt解散的真实原因简单得叫人瞠目结舌,Perth说,“其实就是合约到期了。

 

……那个时候是个很尴尬的转型期,‘校园乐队’Tempt所有人都离开了校园。而且乐队模式不再流行,最火的是选秀歌手和偶像组合……半年间我们花了无数个夜晚促膝长谈,Tempt要不要继续走下去。

 

……大家都知道Plan是鼓手,他从不唱歌,后来演戏几乎也荒废了,Tempt解散,他牺牲最大。但他就是那么一个会为了兄弟们妥协的人。

 

……后来大家各自有了新的生活,渐渐断了联系。不知道其他人的想法。对我来说,知道P‘Plan现在的境况,我感到很愧疚。”

 

Mean实在料不到Perth最后会这么说——“所以P‘Mean,请你对P’Plan好一点呐,拜托了。”

 

举到眉心的合十礼,让Mean说不出话来。

 

 

 

★14

 

曼谷下了一场大雨。

 

滂沱大雨冲刷着幽蓝的夜,窗外点点灯火。

 

整个书房只亮着一盏台灯,翠绿玻璃灯罩搭配实木灯座,垂下拉线开关。这是Mean不知从哪个市集淘回来的老式二手灯具,摆在昂贵的红木写字台上,摆在他那部内存快要爆炸的mac book air旁边,竟然是那么契合。

 

视频会议接近尾声,Mean捏着几张便签纸翻来覆去地看,生怕遗漏了什么要点。

 

他从两个正在运行的项目里临时调走好几位骨干,又软硬兼施抓回两三个才完成大项目不久、正在休假的摄像和摄影老师,火急火燎地为相机广告组建了一个新的项目组。

 

“……脚本还是尽量贴合品牌发展历程,凸显科技在改变,但内核不变——slogan要强调这一点。”他说。

 

这个曲高和寡的德国品牌首次推出大众普及型数码相机,一度被许多人嘲讽,是机械相机卖不出去了,再倔强的工匠企业也要向数码时代低头。品牌的追随者同样对此感到不满,认为企业“背叛”了他们这些胶片玩家、手动镜头爱好者。

 

所以Mean才一定要在广告里体现其“内核”,告诉大家,品牌定位与初心从未改变。

 

“用变革守住永恒。”

 

最终Mean提出了这一条广告语。

 

合上电脑,摘下耳机,淅淅沥沥的雨声传入耳中。

 

当Mean摸黑走到客厅,看见本来在玩游戏的Plan在沙发上睡着了,他缩在小毛毯里,只露出脑袋和小半截手臂。窗帘没有拉上,屋外的光洒落Plan的脸颊,他眉头似乎不是那么舒展,他的嘴巴微微张着,深蓝色的昏暗之中,能看见唇周有一圈细细的胡渣。

 

这就是Mean崇拜过、恨过、又爱上、无法离开的人。他是深夜里一颗不可企及的星,坠落凡尘,被Mean捡拾了、收藏起。

 

Mean没有意识到,自己竟然蹲在沙发前蹲了这么久,脚都发麻。他想把Plan抱回房间去,又想,Plan的睡眠不深,抱他大概会吓到他,那是不是叫醒他比较好。

 

Mean碰了碰Plan的手,拇指摩梭他小巧的指关节,而睡着的人呼吸依然均匀安稳。

 

于是Mean索性就在茶几与沙发之间席地而坐。他坐在地毯上,背靠着茶几,就那么看着那人的睡颜。

 

Plan,我想送你一份礼物,从来都是你圆粉丝们的梦,我也想圆你一个梦。

 

Mean在心里说。

 

等到那一天,我就告诉你——我是谁,我喜欢了你多久,我还想继续爱你。

 

 

 

★15

 

雨季已经走远了。

 

Plan回公司开了一次会,又被经纪人提溜着去做了次皮肤管理,顺道理了个发。

 

这段时间反倒没怎么和Mean说上话。每天深夜Mean才回来,Plan睡到日上三竿头,Mean早就去上班了。只有一个夜晚,Plan在厨房喝水,被Mean从身后抱住,扶着料理台草草地做了一次。即便是那一次,两人也并无太多交流。结束后还是Plan忍着肌肉酸痛收拾了战场。

 

相机广告开拍的前一天,Mean去中国出差了。Plan本以为可以在片场看到他,然而没有。

 

广告有一天半的拍摄安排,四个场景四套造型,非常紧凑。最终Plan拿到的剧本中,他的角色是一位长生不老、青春永驻的摄影师,每过几十年,就改名换姓到一个新的城市生活。这支广告路线平淡温馨,讲述了Plan饰演的摄影师遭遇的四个故事。

 

第一个场景里,摄影师在孤儿院为小朋友们拍照,一个小女孩求Plan为他拍一张肖像。为了把照片给小女孩,Plan必须在冲印完之后再坐很久的巴士去一趟孤儿院。小女孩拿到相片非常开心,她告诉Plan,她并非多喜欢拍照,只是想找个借口让Plan再来看望他们一次。

 

第二段轻描淡写地拍了摄影师Plan和一个年轻女模特之间一段短暂的爱情。模特只穿内衣坐在窗边,朦胧的白纱笼罩着性感、健康、美好的身体,Plan为她拍摄私房写真。后来模特嫁入豪门,恋情无疾而终。

 

第三个故事中,Plan被一位单身母亲邀请到国外去,给她的儿子拍毕业照。一路上,这位母亲说起儿子都非常骄傲,说他在英国念法律硕士,年龄和Plan一样大。

 

最后,临终关怀的病房里,一位罹患癌症的老奶奶,在翻年轻时的相册,看那些上个世纪泛黄、褪色、破损的照片。穿着大学生志愿者服的Plan,拿起体积小巧、操作便捷的数码微单,为老奶奶拍了一张照片,色彩明亮,画面清晰,每一根皱纹都是微笑的模样。

 

广告结尾是一个特写镜头,老太太的相册里,三张熟悉的照片:孤儿院里抱着破旧娃娃的小女孩、床边美艳动人的性感模特、一对母子在国外大学校园里的毕业生家庭合影。

 

最初看到剧本,Plan感到有些震撼,即便是拍摄完成,他还是久久无法忘怀,实在有些触动。

 

印在封面的广告语被译作“Change defends eternity”。Plan明白“用变革守住永恒”的内涵,一方面指的是摄影技术变革,电子照片不会失真,不容易丢失,比胶片更贴近永恒;另一方面暗示这个品牌适应环境改变自身、抓住了技术潮流,才能更长久地生存下去。

 

他没料到,在广告剧情中,编剧还给了这句话另一层含义——永恒的爱。无论变成什么样,摄影师都爱着那个女人,爱着她的一生。

 

存在吗?这样长情的爱。

 

 

★16

 

老城区夜市边上的小酒馆,奇妙,迷幻,绚烂。

 

“我说Plan啊,已经十二点多了,还在这跟我喝酒,你没有宵禁的吗~”

 

依然是黄金单身汉Gong和他的老友。

 

Plan“啧”了一声,笑骂,“你烦不烦。”

 

Gong依然是一副调侃人的神色,“诶跟你说个事,上次从机场回去,我就想告诉你,听说你有工作,又怕影响你心情,憋死我了,憋到现在才有机会开口……”

 

“……你说。”

 

Gong清了清嗓子,问,“你记不记得,你们解散之后,你参加过一期旅行综艺,去外府拍的那个?”

 

Plan眨了眨眼睛,“嗯,怎么。”

 

“你记不记得,节目后来的庆功宴,你让我帮你约了个男孩?”

 

“……嗯?”Plan露出了思索的表情。

 

“你睡了那个男孩,你记得人家叫什么名字吗?——换个方式问,你觉得Mean眼熟吗?”

 

“哈?”Plan哑口无言,他确实不记得那个男孩的名字,“就算是叫Mean、叫Min、或者叫Meen……那也可能是重名啊。”

 

Gong抓起Plan面前的手机塞到他手里,“你查一查,就在那个综艺的演职员表里——导演组实习生,Mean Phiravich。”

 

这,怎么可能。

 

Plan手机险些要拿不稳。

 

是上天跟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吗。

 

Mean一定记得他。所以Mean并没有一点爱他,相反,他可能恨他。

 

 

 

★17

 

25岁那年,在Bayan Tree,Plan确实睡到了一个脸和身材都一流的乖巧男孩。

 

“啪”的一声总开关打开,回到九年前。

 

酒店客房灯火通明,大床一张,Mean被Plan勾着脖子推到在床上。

 

在天台酒吧就已经给灌得七荤八素的Mean,满脸通红滚烫。他不敢反抗,也不知道如何反抗。人在危急情况下可能出现冷却反应,忘记所有动作,忘记发出声音,忘记思考,忘记身在何处。

 

Plan就是在那时,把催情的药片放进自己嘴里,过了一圈,然后捏着Mean的脸与他接吻,用舌头把药片推进他口中,再拿起一瓶水逼他喝下去。

 

“别怕,吃了这个,等下就放松了。”

 

Plan满意地看着Mean被逼着吞下了助性药物,又因呛水而痛苦地咳嗽。

 

没过多久,高大的男孩双唇红肿,呼吸开始错乱。Mean迷乱的眼神里,透着失望和不敢置信,还藏着深深的心疼。

 

“P‘Plan……我、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 

Plan只看到了他的害怕,感到有趣之极。这是一具极具男人味的身体,良好的健身和饮食,才能保持线条和手感皆完美的肌肉。但Mean的脸又有些稚嫩未脱的感觉,双颊掐上去竟然是肉肉的,Plan玩得爱不释手。

 

“嘴巴很漂亮啊N‘Mean。”

 

Plan扯着他的头发把他压到胯下。为晚宴准备的西装裤面料高级,包裹出欲望的轮廓。Plan解开西裤的拉链,拉下内裤边缘,让早已挺立的东西弹出来。他甚至恶趣味地用那根甩了甩Mean的脸,故意柔声说,“漂亮的嘴巴帮哥哥含一下好不好?”

 

没等他回答,Plan的东西不由分说地插进了他的口腔。

 

“啊……”舒服的潮湿与温热,让Plan忍不住呻吟。

 

药物作用下,Mean硬得发疼,他被拉扯着头发,张大嘴巴包容那物件进进出出,他的喉咙深处无法控制地发出呜咽。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,他仍尽量收着牙齿,不要伤到Plan。理智被冲毁,崇拜被粉碎,他还记得Plan是他爱的人。

 

许多时候事情的发生,就是那么不可思议。若是凭借绝对的力量,身材单薄的Plan不会是Mean的对手,然而现实总是权力、地位、感情……种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。

 

这份遥远的爱稚嫩、勇敢、坚定,让Mean学不会拒绝。他只知道顺着哥哥的意,让他开心。

 

Plan一边在他口中抽插,一边将空出来的手探向自己的后穴。事先放置的润滑珠已经在体内融化,那处变得松软,指尖稍微探进去,就流出汁液来。

 

“嗯~好了、乖,起来。”

 

小手把Mean拽起来,Plan让他平躺在床。完美的身材散发着新鲜的雄性荷尔蒙。Plan伸出舌头,舔了一下Mean那根激动的家伙,痴迷又天真地对它说,“你也想要是不是~”

 

Mean呆滞地看着Plan两腿分开,跨坐在他小腹,帮他带上套子。自己硬物就这么磨蹭着娇小的哥哥的股缝。

 

这一切都是错的,却是那么令人着迷。

 

“才不给你舔,哥哥给你更舒服的……”

 

话音未落,Plan扶着那根,自己坐了下去,两人同时发出一阵低吟。

 

Plan摆动着腰肢,快感一浪高过一浪,Mean爽得直哆嗦。

 

Mean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,只是念着Plan的名字,颤抖地伸出手,去摸Plan撑在他腹肌上的那只小手,然后怯怯地与他十指相扣。

 

十指紧扣——Plan并不在意这样的亲密,也并不知道Mean扣住他的手的时候在想什么。他只在意二人相连的部位是那么契合,给他带来登峰造极的享受。

 

……

 

情潮褪去,Mean仍紧紧抓着Plan的手不放,他忘了羞耻,只剩下悲伤和愤恨。

 

多少次背着相机挤在人群里去看Plan,Plan会和他们击掌、握手、十指相扣,传递无尽的力量,因此十指交迭这个动作让Mean觉得,每看他一次,就更热爱生活一分。

 

现在这一切都毁了。

 

Plan疲惫又满足,挣脱开他的手,点燃了一根烟。

 

他不知道这是Mean的第一次性爱,更无法预见这成了Mean人生中一个最香艳的噩梦,从此如影随形。

 

★06

暹罗中心一带早已成形,十几年过去格局上没有太大变动,这些年来却仍不断翻修。终于有一天,Mean经过时发现,旧喷泉拆除了。

他驻足在街对面,再也迈不动脚。

似乎也好几年没有步行或是坐天铁经过这一带了。他死死地盯着那片新铺的街砖和崭新的花坛,仿佛要看出点什么线索,好找一个借口欺骗自己,是不是看错了。

可周遭都是那玫瑰色的回忆里烂熟于心的场景,怎么会记错。那个喷泉是电影《人生的寻宝游戏》里最经典的取景地,它圆圆的、笨拙的,纯白色,简朴又圣洁。

Mean记得十二年前的圣诞节,街市五光十色,年少时意气风发的新星Plan,在这里拥抱他,还问他叫什么名字。

他听见二十一岁的自己,紧张地说,“我、叫我Mean吧,P‘Plan。”

“加油呐……能够完成这个游戏的N‘Mean,今后会成为非常厉害的人……”

如今那空旷的场地整齐地挺着两排车子。火爆整个夏天的电影早已过时,偶像的鼓励也消散在凉夜的风里,记忆中只有一个泉眼的旧式喷泉,就这么被这个年代抛弃了。

“P’Mean……?这里的运镜您看……”

二十几岁女员工怯生生的呼唤将Mean的万千思绪统统拉回现实。

同行的几个孩子,二十出头,是公司里的新人。每回新项目开拍,Mean都会亲历亲为地带新人出一次外景。这次承接的美食人文综艺比较常规,难度不大,因此他安排了大部分新员工进摄制组。

他在工作,他告诉自己要清醒。

“Nim,别总问我,你是导演啊。”Mean努力让自己的口吻听起来耐心,“脚本在你手里,是你掌控每一帧……”

★07

一觉睡得昏天黑地,醒来天色也昏昏沉沉,令人一时间难分辨清晨还是黄昏。

睡梦中的Plan是被人粗暴地捏着下巴弄醒的。他不知道Mean怎么了,为什么掐他掐得这么用力,接吻都像是施虐。

“Mean……”

来不及咽下的唾液顺着嘴角留到下巴,Plan含糊不清地叫身上那人的名字。

睡衣本身不难脱,Mean却直接用撕的,从领口撕开,露出光洁的皮肤。一串的纽扣蹦得四处都是,落在地上的发出不甚清脆的声响。

Plan反射性倒吸一口气,Mean在床上总是反复无常,太难以捉摸。

脱了上衣,扒下裤子,他又被Mean抓着胳膊翻了个身,还没趴好,屁股上就挨了一巴掌。响亮的“啪”一声,Mean下手不轻,Plan光裸的臀瓣上很快就出现了一块红印。

这火辣的痛感让Plan完完全全醒过来。Mean的暴戾和沉默都那么反常。

偏偏这时候经纪人打来Line的视讯电话。手机就放在床上,震动和铃声无论哪一样都难以让人忽视。

“接啊,P‘Plan,”Mean故意在他股缝间磨蹭,“让别人看看我是怎么干你的,嗯?”

Plan眼睁睁地看着他抽走手机,吓得魂飞魄散,害怕他真的接通了视频。

——视讯请求仍在等待响应。

Mean冷笑了一下,把还在震动着的手机贴上Plan的下体。

“啊!你……”太过强烈的刺激让他呻吟出声。

紧接着,身体还没做好任何准备,Mean的硬物就抵在了入口,大有千钧一发的势头。

Mean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,抓着他的地方,好似骨头都要捏碎,饶是他一个男人,用尽了全力都无法挣脱。

“不、不要!等一下——”

Plan深知躲不过,只能慌张地打开床头的抽屉,甚至打翻了床头柜上的水杯和数字闹钟,才摸出半管润滑液,哆哆嗦嗦地塞到Mean手里。

手机终于安静,同时Mean也有了冷静的迹象。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床上慢慢蜷缩起的小小的身体。

Plan太瘦了,弓起的后背可以看见蝴蝶骨和后颈的脊柱突出的形状,因为挣扎中撞上床头柜的缘故,一侧后肩上出现了淤血和伤口,他的臂膀上也尽是被掐出来的青青紫紫。

Mean听见隐约的一声抽噎,如梦初醒般爬过去捧起哥哥的脸。“P‘Plan,你……”

他见不得Plan哭。

Plan的哭,从来都是隐忍的,他会咬着嘴唇,忍着眼泪,直到那些悲伤和难过再也装不下,漂亮的眼眸里才会有泪水分崩离析地坠落。这样的泪,是与委屈、不公、愤怒抗衡到最后,终于无力承受了,才溢出来的,叫人那么心疼。

是啊,曾经的他不过也是个无助的少年。和自己有什么分别。

“Plan……对不起,我,……”

我的心被剜走了一块,是你好多年前动的手。

这是Mean的旧伤。他以为它痊愈了,却在经过喷泉旧址的时候,旧伤复发,痛得无法呼吸。

Plan深吸了一口气,举起肿痛的手臂,抄起一个抱枕狠狠地砸到眼前人的头上。

不是打情骂俏,是非常用力的砸,换个什么硬物,估计可以出人命了。Mean愣是被这团棉花砸得懵了一下。

Plan咬着牙,瞪了他半晌,挤出一句,“你为什么、为什么要这样对我!?”

他委屈得满眼通红,哽咽着质问“为什么”的模样,让Mean想到了那年从陌生的酒店房间醒来、哭着开车离开的自己。

真是混蛋,Mean暗骂自己。这样的迁怒,除了伤害这个最珍视的人,还能做什么吗。

“对不起,”Mean一边用手背轻轻擦去Plan的眼泪,一边说,“我去找点药给你擦一下好不好?肩膀有点出血了……”

Plan拨开他的手,没有说话,非常疲惫似的缩在半张被子里一动不动。

没有原则,没有尊严。即便是刚刚被这样对待过,那人温柔的、讨好的语气,Plan还是一样感到受用。实质不过财色交易而已,居然还奢望Mean像待情人一样待他。

Mean神色有点受伤,默默地穿上衣服离开了房间。

★08

一整天Mean在公司呆得魂不守舍。

“P‘Mean,《Young Adults》第三季的试映会场地有变,公关部邮件已经发出,我也帮您在日程表上修改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Amy姐那边最近有个德国企业在泰的广告片想找我们做……”

“嗯,我直接Line跟她谈吧。”

“上次您说找Pupae女士,已经联系上了,她说周四早上可以见一下。”

“好,她公司在Ratchada那边是吧?帮我选个餐厅订一下晚餐的位子……”

助理顿了一下,提醒道:“P‘Mean,Pupae小姐说的是早上见面。”

Mean忽然抬起头,放空了几秒钟,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。“啊,好,早上……“

行尸走肉般工作了一天,看上去和平日里有条不紊的Phiravich先生别无二致,终于还是露了破绽。Mean完全不知道这一天自己做了什么,只想着尽快下班回家见Plan。

★09

昨夜的荒唐没有谁能轻易忘却。像刚刺的纹身,混着血和伤痕,隐隐作痛,历历在目。

Mean离开房间后,Plan安静了一会,抹掉眼泪一头扎进浴室冲了个澡。然后他拿了些药油药膏回到客房,冷静得和那哭泣的他判若两人。

几个小时后,听见熄灯的声音,Mean轻轻地转动门把手,走了进去。

Plan面向月光,只留给他一个落寞的背影。他知道Mean走近,却又像往常那样清冷地没有给任何反应。

大多数时候Plan都睡在客房,从他住进来便是如此。可以独处固然比贴身监禁要来得自在,然而他越发觉得他像个名贵的宠物,圈养于一个精心布置的笼,主人心情好的时候,抱出来把玩一阵,玩够了又放回去。

拥抱和哄睡觉算不算很好的道歉呢。Mean把握不准。

“P‘Plan刚刚没有舒服到吧……想不想要我帮你呐P~?想我用手帮你……还是用这里?”

他乖乖献上自己的身体,抓起Plan的手指,放在自己的嘴唇上。两片触感绵软的唇瓣一张一合,舌尖不经意地舔过那根手指。

“只要P’Plan不哭,用什么都可以呐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夜晚结束在Plan紧闭的双眼,他的手绞着床单,颤栗着射在温暖的口腔。

让我融化在这个时刻吧。Plan想。忘记过往,忘记伤痛,不想未来,消融在这的快感之中,化作一缕烟消失在这个世界。

★10

不知何时起,Roof Bar忽然之间成了泰国的潮流。三十余层高空,离人间很远。男士西装革履,胸针袖口,端一杯酒摇身一变成了上流人士,女士高跟长裙,露肩开叉全是风情。

好巧不巧,Amy挑选的会面地点是Banyan Tree的顶楼酒吧——多年前,摧毁Mean对Plan的崇拜和美好幻象的夜晚,就是从这里开始的。

歌姬献唱高亢嘹亮,唱尽人们的醉生梦死。Mean却掂着那份不薄的文件,被音乐扰得一个头两个大,几乎是看不进去什么字。

“干嘛在这里谈生意啊Amy姐。”

他只知道这个客户是德国一家知名相机厂牌,以精细的产品和工匠精神名扬海外。这间德国企业原先只生产纯机械胶片相机,近五年来业绩持续下滑,单单是手动对焦就让当代大众消费者望而却步,别提还要冲印胶片了。去年董事会换血,他们终于决定不再拘泥于高端小众市场,迅速赶上数码时代的潮流,开发了该品牌第一款自动对焦的微单相机。

“看完了?不错吧。”Amy把玩着鸡尾酒上的装饰物,“他们挺看重亚洲市场的,中国、日本、韩国、菲律宾、新加坡……都找知名团队做一支广告,代言人也是千挑万选。”

“诶,‘亚洲区域七部广告片计划于十一月中同时上线’……十一月中旬?同时上线?”Mean拎出一句不起眼的话来,啧啧道,“我就说Amy姐怎么有这么好的资源给我。”

他狭长的眼睛弯起来,一副“我没那么好骗”的样子,他一眼就看透,诱人的酬劳和名气背后巨大的挑战。

首先,同一产品的几支不同广告同时上线,摆明了要摸底亚洲细分市场的购买力,同时各个团队的广告影响力也一定会被比较。再者,时间也是非常紧迫。最晚十一月之前要完成脚本、选角、拍摄、剪辑等一系列技术性工作,交出终稿,然后安排发布会或媒体见面会。

Amy作可惜状,“在我认识传媒界这么多人里,除了N‘Mean,我还真的想不出谁还能接这活了呀~”

Mean嗤一声笑了,摇摇头,“我就问一句,泰国区代言人定了吗?”

通常这种高知名度西方品牌的代言,尤其是行业巨头、高端奢侈那挂的,每个经纪人都抢破头,操作也十分复杂,一会区域代言人,一会什么大使,甚至可能拍着拍着,突然给你塞个“品牌挚友”来。

“这你放心,品牌方已经在我们公司挑好代言人了,就一个,一根独苗,只差他签字了。”

“谁啊?这么好的资源不都抢着签合同的吗?还是说Amy姐旗下艺人都特别傲娇?”

“是你的菜——Plan啊!”Amy轻浮地揶揄他。她显然不知道Plan还和Mean保持着那样的关系,她所理解的“长期关系”不过是一两个月的一时兴起罢了,更不会认为他会和Plan住在一起。她说,“经纪人联系不上他,他几个月都没一次活动,经常找不到人啦。”

“Plan!?”

Mean感到吃惊。Amy旗下艺人非常多,从刚出道的鲜肉到乐坛老前辈应有尽有,娱乐圈内流量大的明星不缺,如果不是有人推波助澜,选中Plan的几率十分渺茫。但,这个机会也许能成为Plan有所改变的契机。

他知道这个项目他非做不可了。

★11

汉江大桥坐拥首尔最绝望的夕阳之景,水烟茫茫,落日熔金。

桥上的标语灯已经失灵。Plan趴在栏杆上,他听说,在这个国家每年都有成百上千的落寞人,孓然一身来到这里。有的人站了一会,收拾好心情,离开了;有的人注视着粼粼的波光,想着“就是今天了,解脱吧。”,于是也离开了。

手机屏幕亮了又暗,暗下去又亮起。

M.:P‘Plan,你去哪里了?

M.:不要一声不吭就离开我啊。

M.:我们的交易……还没有结束,不是吗。

M.:Plan,我不会去打扰你,但至少告诉我你在哪里,好吗。

M.:看到请回复一下吧,我担心你啊。

随后Mean给他的卡上转了一笔钱,不小的数目,是他们之间交易外的金额。

他留的交易附言是:Plan呐,用这些钱好好游玩,吃得好一点,买喜欢的东西,玩够了就回家吧。

Plan一时不知作何感受。

Mean以为他走了,在挽回他。可Mean依然将钱看作二人之间最深的关联,把他当作一件明码标价的商品。

他转念一想,当了这么多年的艺人,怎么能还没有做商品的觉悟呢。粉丝花钱来看他,购买他的笑容,购买他的拥抱,购买他的才华,简化了的粉丝行为和偶像产业,本质上也是商品交易,不是吗。这样悲观的逻辑,奇异地让他心里舒服不少。

事实上,Plan来韩国并非是为了逃离Mean,而是因为一个剧场。自从年初无意间得知首尔的W剧院正在寻找买主的消息,Plan就动了心。

十三年前,21岁的自己,正式作为鼓手和Tempt乐团一同出道,正是在韩国首尔,W剧院。那一场见面会,表演了四首歌,来了三百多名粉丝。

那时候发光灯牌都十分少见,大多粉丝们带着自己手工制作的画报应援,千里迢迢来到这小小的剧院,支持所爱的四个少年。那时候Plan热血有梦,偷偷站在二楼的走廊看熙熙攘攘的人群,在心中描摹下这些爱他的人的模样。

那时候还没有智能手机,带前置摄像头的手机许多人消费不起,合影环节好多粉丝拿着家里的卡片式傻瓜数码相机上来;依稀记得有个小孩拿上来一台上个世纪的宝丽来相机,把帮忙拍照的助理弄得束手无措。

如今停业的公告贴在紧闭的大门,日晒雨淋,字迹轻微褪色,打印纸的边缘已经翘起。后来更多的胶带把它封得严严实实,这样就能保持它原有的样子。

Plan最强硬的竞争者,是一间小型地产开发公司。他们提出,购置剧院和土地后,打算将这座单体建筑翻新、改造成一座文化艺术中心,引入艺术学校与培训机构,供附近几大社区的少年儿童学习才艺。

对方打出“社会责任”一张王牌,这一招简直叫人无解,毫无疑问得到当地更多利益相关者的支持。Plan明白自己处于劣势,只能拿出更有诚意的金钱和更有说服力的方案,才能保住这剧场。

他一面找到Mean这个金主,另一面甚至打起了不动产的主意。倘若将Silom那套公寓出售,这么些钱加起来,堪堪够付剧院购置款的六成。前两年投资失败赔进去大半积蓄,又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,此时负债将给他造成很大的压力。

世事弄人。

Plan穿了一整套橙色的卫衣和运动裤,提着两杯咖啡走来的Gong,一眼就看到了桥边忧伤的橘子。

“……如果真的能成功买下W Theatre,我要很快找到一间能合作的剧院管理公司才行……必须让它运营起来,才能保存下去。”

“哈?还在想啊,还想得越来越长远了,我以为你都放弃了。”Gong把冰拿铁递到他手里。

Plan挤出一个宽慰的笑,“Plan是没有这么容易放弃的。走吧,吃个饭,回酒店收拾东西。”

汉江的风吹动他们的衣摆,对岸亮起万家灯火。

“真的不多玩几天?”

Plan边走边摇头,“刚接到通知,我这周有个广告试镜。”

“新工作?恭喜啊老弟……唉,也不知道你为什么对W Theatre这么执着,明知胜算不大。”

“因为……”

因为每个人都有一个回不去的地方。

★12

Plan没有想到Mean会来机场接他。那人休闲短裤白背心,挎一个斜背的流浪包,一身学生打扮,Plan险些没认出来。

而Mean没想到和Plan一起去韩国的人是Gong。客套问候,礼貌道别。Gong也注视着他许久,似乎还露出思忖的神态来。

上车后,Plan问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车子已经启动,Mean放空地把视线停在方向盘的按钮上,久久没有挂挡出库的意思。

“我来接我的橘子回家。”

橘子?Plan很快反应过来,Mean是在说他昨日的打扮。

通知完广告试镜后,经纪人让Plan登录IG发一张私照,维持曝光,他便发了一张在汉江边上的街拍。浑身橘色运动服,背着绿色的小包,被粉丝调侃像一只橘子和一片叶子。

Plan扯了扯嘴角,笑了一下,表示听懂他的指代了。

对那天晚上发生的不愉快,二人都默契地避而不谈。Mean始终没有告知Plan那个夜晚失态的原因,Plan不在意,他不认为Mean有向他报备的义务。同样,Plan没有告诉他突然的离开是为什么,也没有解释他回来并不是因为那笔钱。

得不到答案的事,不再追问“为什么”。典型的成年人生存法则。

“我可以亲亲我的橘子吗?”可怜兮兮的大熊问道。

Plan眨了下眼睛,没有说不行。他确实很少拒绝Mean,永远淡淡的,永远承受着,永远隐忍着。

Mean捧起那张小脸,郑重地在微张的嘴唇上亲了一下。

亲一下,便仅仅是一下,舌头都没有伸出来,只是像盖一个什么亲密的印。

★13

有一个早期偶像乐团出道至今已十三年,解散至今快十年;成员几人发展大相径庭,有人炙手可热,有人销声匿迹,有人远走他乡,有人已成歌坛神话。你说,这样一个乐队,是否有重聚的可能?

为了和Pupae见面,Mean五点就起床,驱车前往Ratchada。

“Mean先生啊,N‘Perth听说是跟Plan有关的事,就一起来了。”

这位大明星的经纪人看上去比传言中要亲切太多。她身后跟着的墨镜男子,就是当红影星Perth了。

“听说Perth先生等一下还有拍摄?那么我就开门见山好了,如果要在曼谷策划一个Tempt重聚音乐会,邀请五位成员都重新聚在一起,N‘Perth可以参加吗?时间可以按诸位的档期安排,报酬我们可以视演出规模和时长再议,只想初步了解一下Perth先生的意愿如何呢?”

Pupae敬业地笑着点头,“是个很好的提议啊!我们公司从来不反对这类合作,你可以问问本人的意思。”

墨镜遮住大半张脸,Perth沉思了一会,道,“档期允许的情况下我会参加。但是我想知道是谁发起组织的这件事情?”

Mean没有正面回答,只是说起了几个有意向的主办方。

“抱歉呐,P‘Mean,不是有意打断你,我想单独和你说一点话。”Perth转头看向经纪人,Pupae点点头,起身走到一旁回避。

对比Perth的犹豫不决,Mean坦荡地挑了挑眉,像在说:来吧,你尽管问。

“P‘Mean和P’Plan……是什么关系呢,现在。”

Mean敢肯定,Perth一定是知道他们的关系,才会这么问。

我曾是他最忠实的拥趸,也曾被他伤的最深,至于现在——

“现在?”Mean似笑非笑地说,“就像你所听闻的那样。”

Perth摘下墨镜,笑着叹了口气,“那你想知道我和P‘Plan是什么关系吗?……”

原来,曾经时常陷入不和传闻Perth和Plan,是队内关系最好的兄弟。两人有着一样的音乐品味,一样的穿衣风格,一样喜欢打闹,还一样地不喜欢唱歌。

Plan当队长时期,多次阻止Perth接戏,这些捕风捉影的报道是真的,却又不完全是真的。

“……那时P‘Plan经常告诫我,不要一时受名利迷惑,什么戏都接。确实,那时候找我的很多剧本,都不是什么好本子,而且连续剧耗时长,耽误乐队排练。P’Plan担心我演了烂剧被骂,因为拍烂片而拖乐队后腿更会被人诟病。”

Tempt解散的真实原因简单得叫人瞠目结舌,Perth说,“其实就是合约到期了。

……那个时候是个很尴尬的转型期,‘校园乐队’Tempt所有人都离开了校园。而且乐队模式不再流行,最火的是选秀歌手和偶像组合……半年间我们花了无数个夜晚促膝长谈,Tempt要不要继续走下去。

……大家都知道Plan是鼓手,他从不唱歌,后来演戏几乎也荒废了,Tempt解散,他牺牲最大。但他就是那么一个会为了兄弟们妥协的人。

……后来大家各自有了新的生活,渐渐断了联系。不知道其他人的想法。对我来说,知道P‘Plan现在的境况,我感到很愧疚。”

Mean实在料不到Perth最后会这么说——“所以P‘Mean,请你对P’Plan好一点呐,拜托了。”

举到眉心的合十礼,让Mean说不出话来。

★14

曼谷下了一场大雨。

滂沱大雨冲刷着幽蓝的夜,窗外点点灯火。

整个书房只亮着一盏台灯,翠绿玻璃灯罩搭配实木灯座,垂下拉线开关。这是Mean不知从哪个市集淘回来的老式二手灯具,摆在昂贵的红木写字台上,摆在他那部内存快要爆炸的mac book air旁边,竟然是那么契合。

视频会议接近尾声,Mean捏着几张便签纸翻来覆去地看,生怕遗漏了什么要点。

他从两个正在运行的项目里临时调走好几位骨干,又软硬兼施抓回两三个才完成大项目不久、正在休假的摄像和摄影老师,火急火燎地为相机广告组建了一个新的项目组。

“……脚本还是尽量贴合品牌发展历程,凸显科技在改变,但内核不变——slogan要强调这一点。”他说。

这个曲高和寡的德国品牌首次推出大众普及型数码相机,一度被许多人嘲讽,是机械相机卖不出去了,再倔强的工匠企业也要向数码时代低头。品牌的追随者同样对此感到不满,认为企业“背叛”了他们这些胶片玩家、手动镜头爱好者。

所以Mean才一定要在广告里体现其“内核”,告诉大家,品牌定位与初心从未改变。

“用变革守住永恒。”

最终Mean提出了这一条广告语。

合上电脑,摘下耳机,淅淅沥沥的雨声传入耳中。

当Mean摸黑走到客厅,看见本来在玩游戏的Plan在沙发上睡着了,他缩在小毛毯里,只露出脑袋和小半截手臂。窗帘没有拉上,屋外的光洒落Plan的脸颊,他眉头似乎不是那么舒展,他的嘴巴微微张着,深蓝色的昏暗之中,能看见唇周有一圈细细的胡渣。

这就是Mean崇拜过、恨过、又爱上、无法离开的人。他是深夜里一颗不可企及的星,坠落凡尘,被Mean捡拾了、收藏起。

Mean没有意识到,自己竟然蹲在沙发前蹲了这么久,脚都发麻。他想把Plan抱回房间去,又想,Plan的睡眠不深,抱他大概会吓到他,那是不是叫醒他比较好。

Mean碰了碰Plan的手,拇指摩梭他小巧的指关节,而睡着的人呼吸依然均匀安稳。

于是Mean索性就在茶几与沙发之间席地而坐。他坐在地毯上,背靠着茶几,就那么看着那人的睡颜。

Plan,我想送你一份礼物,从来都是你圆粉丝们的梦,我也想圆你一个梦。

Mean在心里说。

等到那一天,我就告诉你——我是谁,我喜欢了你多久,我还想继续爱你。

★15

雨季已经走远了。

Plan回公司开了一次会,又被经纪人提溜着去做了次皮肤管理,顺道理了个发。

这段时间反倒没怎么和Mean说上话。每天深夜Mean才回来,Plan睡到日上三竿头,Mean早就去上班了。只有一个夜晚,Plan在厨房喝水,被Mean从身后抱住,扶着料理台草草地做了一次。即便是那一次,两人也并无太多交流。结束后还是Plan忍着肌肉酸痛收拾了战场。

相机广告开拍的前一天,Mean去中国出差了。Plan本以为可以在片场看到他,然而没有。

广告有一天半的拍摄安排,四个场景四套造型,非常紧凑。最终Plan拿到的剧本中,他的角色是一位长生不老、青春永驻的摄影师,每过几十年,就改名换姓到一个新的城市生活。这支广告路线平淡温馨,讲述了Plan饰演的摄影师遭遇的四个故事。

第一个场景里,摄影师在孤儿院为小朋友们拍照,一个小女孩求Plan为他拍一张肖像。为了把照片给小女孩,Plan必须在冲印完之后再坐很久的巴士去一趟孤儿院。小女孩拿到相片非常开心,她告诉Plan,她并非多喜欢拍照,只是想找个借口让Plan再来看望他们一次。

第二段轻描淡写地拍了摄影师Plan和一个年轻女模特之间一段短暂的爱情。模特只穿内衣坐在窗边,朦胧的白纱笼罩着性感、健康、美好的身体,Plan为她拍摄私房写真。后来模特嫁入豪门,恋情无疾而终。

第三个故事中,Plan被一位单身母亲邀请到国外去,给她的儿子拍毕业照。一路上,这位母亲说起儿子都非常骄傲,说他在英国念法律硕士,年龄和Plan一样大。

最后,临终关怀的病房里,一位罹患癌症的老奶奶,在翻年轻时的相册,看那些上个世纪泛黄、褪色、破损的照片。穿着大学生志愿者服的Plan,拿起体积小巧、操作便捷的数码微单,为老奶奶拍了一张照片,色彩明亮,画面清晰,每一根皱纹都是微笑的模样。

广告结尾是一个特写镜头,老太太的相册里,三张熟悉的照片:孤儿院里抱着破旧娃娃的小女孩、床边美艳动人的性感模特、一对母子在国外大学校园里的毕业生家庭合影。

最初看到剧本,Plan感到有些震撼,即便是拍摄完成,他还是久久无法忘怀,实在有些触动。

印在封面的广告语被译作“Change defends eternity”。Plan明白“用变革守住永恒”的内涵,一方面指的是摄影技术变革,电子照片不会失真,不容易丢失,比胶片更贴近永恒;另一方面暗示这个品牌适应环境改变自身、抓住了技术潮流,才能更长久地生存下去。

他没料到,在广告剧情中,编剧还给了这句话另一层含义——永恒的爱。无论变成什么样,摄影师都爱着那个女人,爱着她的一生。

存在吗?这样长情的爱。

★16

老城区夜市边上的小酒馆,奇妙,迷幻,绚烂。

“我说Plan啊,已经十二点多了,还在这跟我喝酒,你没有宵禁的吗~”

依然是黄金单身汉Gong和他的老友。

Plan“啧”了一声,笑骂,“你烦不烦。”

Gong依然是一副调侃人的神色,“诶跟你说个事,上次从机场回去,我就想告诉你,听说你有工作,又怕影响你心情,憋死我了,憋到现在才有机会开口……”

“……你说。”

Gong清了清嗓子,问,“你记不记得,你们解散之后,你参加过一期旅行综艺,去外府拍的那个?”

Plan眨了眨眼睛,“嗯,怎么。”

“你记不记得,节目后来的庆功宴,你让我帮你约了个男孩?”

“……嗯?”Plan露出了思索的表情。

“你睡了那个男孩,你记得人家叫什么名字吗?——换个方式问,你觉得Mean眼熟吗?”

“哈?”Plan哑口无言,他确实不记得那个男孩的名字,“就算是叫Mean、叫Min、或者叫Meen……那也可能是重名啊。”

Gong抓起Plan面前的手机塞到他手里,“你查一查,就在那个综艺的演职员表里——导演组实习生,Mean Phiravich。”

所有文章
×

快要完成了!

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。 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。

好的訂閱由Strikingly提供技術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