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網站

偶像失格 (Ⅰ)

第一个故事

迷弟mean x 男团鼓手plan

故事发生在曼谷,在一个你快要忘却了的年代

★01

 

曼谷的夏天永远这么长吗?

 

Mean挎着帆布包,蔫蔫地走在蒸笼一样的校道上。太阳毒辣得叫人睁不开眼,大三开学第一周就迎来考试,没有哪一样让人比较好过。所幸周末就可以小小地解放一下了,他准备去韩国。他从未出过国,连去外府都很少。或许离开了曼谷,别处的夏天并不是那么漫长。陌生的国度有着变换的季节,也是变幻的世界。

 

背后跑来一胖一瘦两个年纪相仿的男孩,也都穿着汗湿了的校服衬衫,一左一右扑上去搂住他的肩,“Mean!周六去Central World看电影吗?听说那边新开的电影院很棒。”

 

“嗷,不行,我周末有事。”

 

瘦哥们想起来了,“差点忘了,你这周要去韩国,‘回老家’啊?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

Mean不太符合泰国人的长相,他长得高,肤白,眼睛笑起来眯眯的,反倒像个韩国欧巴,因此总是被朋友们开玩笑。

 

一个旧书包,一个手提行李箱,装着两套衣服,一部单反,一个宝丽来,还有一份礼物。周五没课,早上六点的飞机。

 

素万那普机场才投入使用不久,比旧机场大许多,崭新,高级,冰冷,好似连接另一个世界的出入口,这为初次远行的少年增添了一丝不安。Mean站在登机口的玻璃边上往外看,一架一架巨大的飞行器,在滚滚热浪中前行、升空,发出轰鸣。

 

随身听里播放着Tempt乐团的新歌。

 

这是他第二次去看Plan,他的偶像。韩国这一场见面会,将成为Plan正式作为Tempt乐团鼓手出道的标志。Mean的想法十分单纯:这是Plan很重要的一场活动,所以他一定要去。他不想缺席偶像职业生涯中每一个重要的节点,即便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存在。

 

奇怪,真的非常奇怪,哪怕是大学里的女同学,同样喜欢Tempt乐团的女生,都未必有Mean那么狂热。

 

Mean从《人生的寻宝游戏》那部电影开始,喜欢上这个男孩。十九岁的Plan在电影里饰演一名高中生乐队鼓手,那几乎就是他的本色演出。那年Plan主演的这部校园纯爱电影意外地火爆了整个夏天,连带着成团多年没有什么水花的Tempt乐团成为泰国当下最炙手可热的新星。

 

而Mean的狂热隐藏在阳光般温暖的外表之下,他从不主动提起Plan,只会在朋友说到Tempt、说到那部电影的时候,附和几句,“诶,我也很喜欢Plan和Tempt乐团!”

 

他听着他们的歌,就什么也不害怕了;他独自一人走进飞行怪物的肚子,独自看着曼谷的河流和楼房在脚下缩小,他独自睡过去,奔向梦中打鼓的少年。

 

飞机尚未落地,MP4已经没电了。耳机里只剩下一点滋滋的电流声。

 

Mean动了动睡得又酸又僵的肩颈,拿起宝丽来相机对着窗外荒芜的机场景色拍了一张:

 

纪念第一次为了偶像出国。

 

★02

 

现场贩售Tempt乐团的第一张专辑,Mean买了五张,花掉了他在照相馆兼职的一个月工钱。

 

买五张专辑就可以和一位团员合影。

 

Tempt有四位成员,鼓手Plan,吉他手Earth,贝斯手Gun,和主唱Title。会场布置得温馨,气球、彩带、海报,仿佛是班级出游的派对;四位新星坐在舞台中央铺了红丝绒桌布的长桌后面,等待签名合影,接受大家的礼物和爱。而Mean抱着礼物和专辑,排在一大半都是女孩子的合影队伍里,焦躁不已。会场空调马力不足,每个人都满头是汗,呼吸着拥挤而喜悦的荷尔蒙。韩国的夏天也好热,抑或是因他们的到来而变得燥热起来。

 

确认了身后的两个女孩子也是泰国人之后,他踟蹰再三,问道,“想问一下……你们都喜欢谁呀?”

 

“四个都喜欢呀~”、“我也是,但我最想抽到Title!”她们说道,鼻尖挂着细小的快乐的汗珠。

 

“那——如果你们有人抽到Plan可不可以和我换?拜托了呐。”

 

“呃,行啦!”

 

排在Mean前面的是几个日本女孩,齐刘海剪刀手,甜蜜可爱,一两句现学的泰语就能轻易逗笑几位哥哥。而且Plan样貌显小,和那些卡哇伊的女孩在一起拍照,就像中学生情侣拍大头贴一样。

 

女孩们用着新款带拍照功能的滑盖手机与台上的哥哥们合影,叮叮当当的一串串手机链,摇摆得雀跃。自己是不是有些格格不入了,他想。他忽然好羡慕那些女孩,羡慕她们可以肆无忌惮地撒娇,亲热地叫Plan哥哥,不用顾忌什么,开心就跳起来,激动就尖叫。

 

很快轮到他抽签了。

 

他身后的粉丝忍不住好奇,“抽到谁了呢?”

 

“啊,是Title。”

 

Mean默默地祈祷,希望后面的女孩能抽中Plan。

 

“我的是甜心Gun耶。”

 

另一个女生伸手之前又问了一遍,“如果我抽到Plan你是不是真的跟我换!?”

 

Mean淡定地说当然啦,童叟无欺。其实他心里紧张得要命。

 

“哇!是Plan!”女孩摊开手掌,她真的抽中了写着Plan名字的贴纸。

 

于是几分钟后,Mean如愿站在了Plan身侧。工作人员拿着他的宝丽来相机,“三、二、一,好~”

 

即影即有让最幸福一刻定格。

 

五张专辑也不过是几十秒的签名时间。Mean把想好的话全都忘记了,只干巴巴地打了个招呼,“你好啊P‘Plan。”

 

“你好你好~”Plan说。

 

写完TO签,Plan还对他笑,“谢谢N‘Mean来看我呐。”

 

Plan看着他的眼睛了,Plan对他笑了,Plan与他握手了——他的手小小的、软软的,却在打鼓的时候游刃有余地驾驭那双鼓棒。哪怕Plan给他的笑,和给别人的一样,或许他对每位粉丝都这么说。Mean还是觉得很满足,很值得,这一程来得没有遗憾。

 

中场大屏幕上播放着VCR,主持人随机采访,“可不可以分享一下你喜欢Tempt的原因是什么呢?”

 

上中学的女孩们说,“因为哥哥们好帅,在舞台上超有魅力!”

 

一位和Mean一样年纪的韩国女生说,“因为看了《人生的寻宝游戏》,他们都很优秀,特别是Plan,好想要找个像他一样的男朋友呀。”

 

还有已经当妈妈的粉丝说,“每一个成员都年轻、可爱、有朝气,想要看他们快快长大的感觉。”

 

那么Mean喜欢Plan的原因是什么呢?

 

是因为那张清纯可爱的脸庞,老天赏饭吃的演技;还是因为他离家做音乐的叛逆、维护乐团兄弟时的义气、从不墨守成规的调皮;或者是他在Facebook上分享学习作曲编曲时的上进心。兴许都有。Plan是他心中一个遥不可及的美好幻象,一个理想状态中不羁少年的模样,一种羡煞旁人的青春的活法。

 

★03

 

韩国度过的周末像一场梦。

 

梦醒还是在漫长无尽的曼谷的夏,Mean仍是一周上四门课,课余在照相馆打工十二小时,周末回家与父母吃晚餐,偶尔和朋友去看电影。

 

数码相机的潮流悄然兴起,照相馆的生意十分冷淡。Mean坐在贴满了胶带的塑料板凳上,用着照相馆唯一的台式电脑,汗流浃背地查看被他定格在镜头里的Plan。伴随着嗡嗡的声音,屋里风扇慢慢地摇头,他的刘海一会被吹起来,一会又耷拉下去。

 

光头老板摇着大蒲扇,搬了张小板凳准备坐到门口去乘凉,经过的时候看到Mean在处理图像,“这是谁啊?”

 

“哦,Tempt的乐手,我上次去看他表演了。”

 

中年的光头老板对新鲜出炉的明星不感兴趣,他只是对那照片感到意外,“你拍的?拍的挺好啊。”

 

那张照片颇有艺术感,也不难怪抓住了老师傅的眼球。

 

酒红色爵士鼓和年轻的演奏者,色彩饱和但不杂乱,以黑、红、黄为主,对比鲜明。构图是典型的主体居中式,虚化的彩色光斑和观众的剪影形成了前景,快门速度恰到好处留住了人脸的锐利和鼓棒的残影,虚实有致,动静结合。再说被摄主体,十分精致的舞台妆与额头全露的发型,掩藏了Plan的单纯气质,将他全然塑造成一个“玩音乐的小子”,突出了“玩”的随性和沉醉。

 

“对,”Mean笑说,“百里挑一了这一张。”一点也不夸张,一场见面会,他两三首歌就能拍上千张。

 

“好看啊,”老板毫不吝啬又夸了一遍,“冲印出来挂到外面去吧,印个半开海报大小。”

 

“哈?”Mean看了眼正对巷子的橱窗,挂的都是名家摄影作品的复刻,他不好意思地说,“好、好的。”

 

★04

 

雨季结束了,仍是闷热得不行,Mean坐在教室里昏昏沉沉。

 

“Mean,Tempt成员都开通推特了,你知道吗?”

 

媒介法是这学期最听不下去的课,正在悄悄玩手机的女同学忍不住找他聊天。

 

他正盯着老师张张合合照本宣科的嘴巴,勉强让自己不走神,这下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,“真的吗?每个人都开了?”

 

“对!Plan一下发了好几条!可惜我话费不够了,都加载不出来。”女同学很遗憾的样子,戳了几下橡皮擦出气。

 

Mean在心里默默盘算,该给手机开通一下上网功能了。好不容易熬过这门课,他抓起书包就冲回寝室开电脑上网。

 

【Plan Rathavit】,点击搜索,关注账号。

 

“……我想要在这里告诉大家一个消息,我不会再演戏了喔,《人生的寻宝游戏》中的Plan不够完美,但也是限量绝版了呐!从今往后,我和Tempt的兄弟们专心做乐团,我想要成为最优秀的鼓手Plan。爱你们,Plan的人~”

 

“最近可能没有办法经常和大家见面了,因为我们在准备圣诞节的惊喜呐。整个十一月我们能只见两次,但是十二月你们会因此更加爱我~

P.S. Twitter真的比Facebook好用很多呐!以后我也会在这里更新近期的行程哦~“

 

Mean认真地记下了十一月两次活动的时间地点。然后他看了看自己的日历,两次都可以去,忍不住在心里小小地欢呼了一声。

 

阅读这些文字的感觉太过奇妙,就像Plan坐在对面,用他少年的嗓音、俏皮的语气,把这些话一点点说给你听。

 

从此每晚查看Plan的推特成了Mean的日常任务。

 

不同于发布严肃公告的乐团博客,也不同于只负责熟人社交的Facebook,Plan会发很多生活小事在推特上,这里俨然成了一个与粉丝互动的地方。Plan很少发颜文字,他喜欢用推特自带的表情,他偶尔发一些到外地演出时的风景照,只有和朋友聚会才会发有本人正脸的生活照。

 

一条条推文,像一个朋友向你分享他的生活。Mean几乎每一条都会点赞和评论,也像回复一位朋友一样稀松平常。尽管,少说都有好几千人每天和他做着一样的事情,点赞转推评论。

 

古灵精怪。这是高冷少年Plan的另一面,或许也是舞台之外更真实的一面。总而言之,在Mean的认知里,Plan的形象逐渐变得具象而丰满。

 

★05

 

圣诞节的惊喜如约而至。

 

Tempt乐团在暹罗广场举办小型露天音乐会,有五首表演曲目,还邀请了《人生的寻宝游戏》中女主角的扮演者Kyo作为嘉宾。

 

此外,这部电影的取景地大多就在曼谷市区,于是主办方做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设计:挑选四个经典场景,并在原拍摄地将布景还原,Tempt四位成员一人负责一个场景,参加音乐会的粉丝朋友都会获得一张寻宝地图,能够成功解出谜题并完成寻宝的粉丝,可以在四个剧中的场景与偶像合影。

 

一起来听露天音乐会的是同专业的三个朋友,有个女孩问,“你们要去玩那个寻宝游戏吗?你们会选哪个场景合影啊?”

 

“Mean肯定选喷泉啦,猜都不用猜,因为Plan在那里。”

 

Plan是男主角,得到的场景是暹罗广场附近的喷泉,在这里所拍摄的是整部电影最经典的一幕。

 

电影的结尾有一个一分半的长镜头,一个平淡无奇的礼拜五的夜晚,身着高中校服的Plan孤独地绕着喷泉走了一圈。他看见喜欢却无法在一起的女孩Kyo,她和未婚夫牵着手从商场走出来,打车离开;他也看见曾经住同一个宿舍的吉他手,他和新的乐队成员们搭着肩一起走向夜市食街;他看见一辆救护车,他想起那时外婆也是躺在这样的车子中,离开了他;他看见多年以前,父母在马路边不顾脸面地争吵、厮打,年幼时的姐姐手足无措地站在一旁,却握紧了他小小的手。他看见曾经孤独的自己,站在喷泉的另一侧,透过晶莹的水花,也透过混沌的时空,与他四目相对,原来孤独从未改变。

 

Mean第一次看到这个镜头的时候,在电影院里,鼻头一酸,滚烫的眼泪就落了下来。他心疼那个努力且勇敢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男孩,成长是一件注定孤独的事情,他与荧幕里的少年鼓手惺惺相惜。

 

被轻易说中的Mean感到有些害羞,他撩了撩并不需要整理的头发,说,“唉呀,我们先要完成这个游戏再讨论福利部份好吧。”

 

这个寻宝游戏十分有趣,同时难度超乎所有人的想象。那个晚上,Mean一行人团结协作,花了近90分钟,才破解完所有线索、集齐印章,回到会场的时候,活动都快结束了。四个年轻人愣是在冬夜里跑出一身汗。

 

当宝丽来相机徐徐吐出一张相片的时候,清风吹来,Mean在喷泉前拥抱了Plan。

 

“叫什么名字?”

 

比自己矮一些的哥哥,身上有好闻的香气,他在耳边问自己名字。

 

“我、叫我Mean吧,P‘Plan。”见他很多次了,却仍然每一次都紧张。

 

“加油呐,能够完成这个游戏的N‘Mean,今后会成为非常厉害的人。”

 

签好名,Plan将那小小的三寸拍立得照片放进Mean的手心。他挥挥手,目送着Mean喜悦地走进圣诞的火树银花。

 

激动和骄傲的心久久未能平复,Mean和朋友们拿着与明星们的合照,吃着雪糕,大声说笑,走在十二月暹罗的街头。偶尔有嘟嘟车从他们身边开过,画下彩色的残影。

 

朋友后知后觉崩溃地说,“我真的没想到,还要解几何题!?怪不得这么多人中途都放弃了。”

 

Mean被那几何题气笑了,没想到四个新闻传播专业的高材生,卡在了中学立体几何上面。

 

“啧,不是说所有谜题都是与电影有关吗?”

 

Mean扶额,“还真的出现过,在一个上课的镜头里,就是乐队关系闹僵的那段,有个老师确实在讲几何。”

 

女同学忍不住侧目,“哎Mean,这个电影你看的也太仔细了吧!”

 

这让他想起,曾经另一位好友也揶揄过他,“Mean,你也太喜欢Plan了吧。”

 

彼时Mean尚不知道这种“太过喜欢”的感情会带来什么。

 

“粉丝对偶像的爱,很多人以为是奉献、是牺牲、是一厢情愿,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吧?所以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。”Mean说,“其实,我对Plan,是粉丝对偶像的爱,但这种爱,不是奉献,而是报答。”

 

“报答?”

 

“报答他出现在我生命里。”

 

Plan成为他的力量,指引他的方向,让他有勇气做不敢做的事,让他看到了生命更多的可能性。所以Mean的爱,是报答。仿佛报答一束阳光,感谢它把生命照亮,尽管这名为Plan的曙光照亮Mean的同时,也照亮了千千万万的人。

 

TBC.

所有文章
×

快要完成了!

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。 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。

好的訂閱由Strikingly提供技術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