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網站

靛蓝之夜

欢迎登船南洋1997

★01★

南海平静的海面被缓缓破开,好似藏蓝色的丝光绒荡漾出褶皱来。

靛蓝夜光温柔、神秘地笼罩着南海上的一艘巨轮。南洋1997,船体上刻着巨大的正体中文,那是它的名字。

今夜船上的例牌节目,圣诞音乐会,由一支奥地利交响乐团带来。富丽堂皇,阳春白雪,座无虚席。客人们太喜欢这样恰到好处的节日气氛,以及呼朋唤友、恣意欢笑的时刻。像是卯足了劲夸张地享受,才对得起人生。

而甲板上的两个男人吻得难舍难分。

林乐杰吻得实在喘不过气,稍微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。

丝质衬衫门襟大敞,洪天逸眯起眼笑着,同样重重地呼吸着,“你身上好甜。”

身型较为小巧的男孩上身还穿着来不及换下的黑色厨师制服,下身则是普通牛仔裤,包裹着令洪天逸神魂颠倒的完美双腿。

甜?做了一天甜点,大概是糖霜、奶油、巧克力沾在了衣服上。林乐杰笑的时候嘴角有一双小括号,他说,“呐,先让我回去洗个澡。”

“到我房间去吧。”洪天逸抓着他的手腕没打算放开。

听到这话,林乐杰唇边的小括号更深了,他不加掩饰地低头看了一眼,面前这个性感又危险的男人,那里似乎已有雄姿勃发的迹象。

洪天逸知道他在瞟什么。

“走嘛,跟我回去随便你看。”他在男孩耳边说道。

林乐杰被他揽进怀里,两人一刻也不想分开地往船舱内移动,步履摇摆像喝了酒。林乐杰的手摸上洪天逸精壮的腰腹,奶声奶气说,

“那我可就不只是要‘看’了。”

没想到这男孩不仅是诱人,还比想象得要有趣。洪天逸大笑道,“任君采撷。”

★02★

顶层套房的风景大不一样。

林乐杰光裸着身子,只在腰间松松垮垮地围了条浴巾,坐在房间窗台上。他天生有着无辜的葡萄眼和巴掌大的圆脸,而有距离感的灰金色短发消融了一些稚嫩,总是微张的嘴唇又添上几分欲望。像焦糖第一次搭配海盐,像巧克力注入酒心,他是揉合了太多元素的矛盾体,也是精美绝伦的平衡。

洪天逸一边吹着头发,一边餮足地回味着方才的旖旎。

做甜点的小厨师,吃起来也香香软软,令人爱不释手。

在浴缸里林乐杰张开腿紧紧地缠绕着洪天逸的身体,上半身却仰面靠在浴缸边缘。随着洪天逸的顶撞,温热的水浮上来打湿头发,他也在其中浮沉。

林乐杰沉醉地说,我好像漂在海中央。

他们在逼仄的空间里用尽全力吮吸着彼此的嘴唇,接吻的缠绵和触碰的感觉都奇异地熟悉,仿佛一双久别重逢的恋人。很久没有这么尽兴地做爱了,洪天逸在心里感慨,他希望今晚林乐杰能留下来。

“借我件衣服,我等下好回去。”

林乐杰是个生于海上的精灵吧,能猜中他的心思,然后故意让他失望?

洪天逸放下手里的东西,随手拿了件细条纹衬衣走过去递给他。

“谢啦。”

激情褪去,林乐杰整个人的气质变得清冷许多。又或许这就是他本身的模样,只是情欲遮蔽了人眼。

洪天逸把那他从那窗台上抱下来,放到床上。他不重,骨骼都小小的。

“我们还没有认识呢。”洪天逸像只委屈的大白熊,把林乐杰罩在身下,不想让他起来。

林乐杰衬衫扣子还没扣完,索性也不扣了,大咧咧躺在柔软的床,笑说,“那就认识一下。我叫林乐杰,中国人。”

“我叫Mean Phiravit,泰国人。真巧,我也有中文名字,叫洪天逸。”

林乐杰说话懒洋洋的,“我97年生,双鱼座。”

“我比你小一年,也是双鱼座。”洪天逸有点不敢相信他居然比自己要年长。

“我是这艘船上自助餐厅的executive chef,最擅长甜点、糖艺和牛扒。”

也想不到他看起来年纪轻轻,竟然是掌管邮轮上最大的西餐厅的总厨了。

“我曾是北美金融工程师,在Morgan Stanley工作。”

林乐杰哦了一声,不咸不淡地说,“回来继承家业?”

“这你都知道?”洪天逸揉了一把他的头发,“既然猜中了~那就奖励一下。”

趁机又偷走一个吻。

换作七八年前,大学未毕业的时候,他十分不爱听“继承家业”这种说法。而今他消磨掉所有棱角。当能力突破到某一个层次,他不再在意人们因他的家族而非议他、看低他。

林乐杰看向他,对他的家世毫不意外。这样从脸蛋身材到衣着谈吐都无比优越的男人,出身显赫不足为奇。他在邮轮上工作多年,和各国的同事打交道,也见过形形色色的客人。

“今晚留下来嘛。”

洪天逸又开始了与身份不符的撒娇——林乐杰见过形形色色的客人,但洪天逸依然算是特别的一个。

还有几分可爱。林乐杰笑着摇摇头,推开他,抓起床尾的牛仔裤套上,衬衫领口大开,潇洒地拎起那件厨师服甩到肩上,回头说了声bye。

★03★

温暖的冬日,邮轮停靠在港口,客人们纷纷下船,奔向圣诞促销季的免税天堂。

洪天逸只身一人,悠游地在自助餐厅吃着地道的美式早餐:培根,香肠,热香饼,半熟太阳蛋。

这趟邮轮旅行已过半,林乐杰吸引走他全部的目光,再好的景色他也失去兴致。

他从口袋摸出一枚灰色的金属铭牌,拉丝金属上刻着林乐杰的名字和头衔。那是这位厨师长昨夜不小心落在他房间的。

“嗨,Chef Lim在吗?”

前厅经理说了声稍等,拿起对讲替他问总厨先生的去向。

“抱歉Mean先生,Chef Lim今早没有来餐厅。有什么事的话,我们可以帮忙转达。”

洪天逸不免有一丝失望,但他说,“喔!没什么事,只是我在走廊捡到了这个,你帮我还给他吧。”

“好的没问题,先替他谢谢您。”

★04★

踏上这座国际化的东方城市,洪天逸走过冲破云霄的现代化楼宇,艺术格调满满的商场,也走过靡集的唐楼,霓虹招牌,浓墨重彩的南洋风情。

“……西洋菜街有一家donut特别好吃,你喜欢甜食可以去试下。”

林乐杰推荐的那家烘焙店,走完了整条街都找不到,看样子是早就关门大吉了。洪天逸站在街角有些无奈,隔壁成人用品店风韵犹存的老板娘却向他招手,“靓仔,店里有新货到,进来看看吧……”

洪天逸穿过维港边上的圣诞市集,想起很多年前,曼谷的圣诞节。

那时身边的男孩也有着圆圆的葡萄样的眼睛,纤细的手腕和脚踝,是个从未被约束过,野蛮生长的精灵。他们在曼谷的圣诞市集里不顾旁人眼光手牵手散步,坐上五光十色的摩天轮,分享一只松露巧克力甜甜圈。

那个男孩从帕蓬街头的未成年偷车贼,变成洪天逸床上乖巧懂事的伴侣。那个男孩十分聪明,很努力地学习英文,学习做牛扒和火鸡,学习红酒的品类,学习怎么做一个配得上他的情人。

可他仍是没能追上洪天逸的脚步。也或许是,他没有等他。

★05★

“甜甜圈好吃吗?”

洪天逸一听这话,就笑了出来,他把问出这话的林乐杰扑到床上,假装恶狠狠地说,

“还敢问甜甜圈!你知道你给的地址是间什么店吗?”

“嗯?”林乐杰毫不畏惧地迎上大白熊的目光。

洪天逸从衣柜的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盒子砸在林乐杰肚子上。

“好好看看你的‘甜甜圈’。”

“喂!”林乐杰仔细一看,那东西分明是个情趣用品,“可食用……?”

他的耳根忽然就红了,笑得再一次倒在床上。洪天逸竟然买了这么个东西。

岁月教会了洪天逸,言出必行,说到做到。他说“今晚一起吃甜甜圈”,晚上那枚持久环就真的套在了林乐杰的欲望根部。

洪天逸太狠了,高潮两次都没让林乐杰释放。而他的精华灌满林乐杰的身体,从股缝溢出来流到腿根。

“Mean~你让我、让我出来嘛……”

几乎是咬断那根橡皮糖的刹那,林乐杰就射在了他脸上。

“啊、!”爽得腿还在发抖的人颤巍巍地说对不起,扯了两张餐巾纸递给他,不料洪天逸直接就把那些东西舔进了嘴里。

林乐杰平静下来,费劲地抬头去看跪在他两腿间的男人。

洪天逸握着他的一条腿,仔细地抚摸那一长条从脚踝蔓延到脚背的伤疤。

他问,“怎么来的?”情事过后的嗓音低沉而沙哑。

脚踝上的伤疤,是林乐杰不愿提的往事。

“烤盘烫的。”

“你用脚做饭?”

林乐杰笑着啧了一声,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,有气无力地反驳,“神经。是烤盘太重没拿稳,掉地上了,刚好砸到脚。”

说完他踹在洪天逸的胸口,却不料那人捉住这只调皮的脚丫,握住那纤细的脚踝,在伤疤上轻轻地亲了亲。

鹅黄色灯光洒在洪天逸的脸上,长长的睫毛在脸上落下了阴影。林乐杰一阵鼻头发酸,他想,或许他永远也忘不了洪天逸这一刻的神情——那样虔诚的心疼。

★06★

极尽奢华的巨轮仿佛一座漂流的孤岛,人们在其中,各有各的狂欢。

晚宴开始后,林乐杰躲在休息室看汽车杂志。长椅,衣柜,头顶一盏亮黄。

洪天逸喜欢从身后环抱林乐杰,似乎这样他就逃不开了。

“巧了,你也喜欢跑车?最喜欢哪款?”

“兰博基尼Huracan。”林乐杰的视线没有从杂志上移开,一面漫无目的地翻页,一面自嘲道,“这两年攒够了买车的钱,然后意识到我生活在船上啊,要车干什么呢。”

有那么一瞬间,洪天逸在林乐杰的眼里看到了很深的落寞,让人觉得他的灵魂是被困在了这艘雍容华贵的船上。

“来曼谷定居,我给你当司机。跑车,香槟,美男,都有了,你看生活多么美好。”

尤其是说到美男的时候,洪天逸拍了拍自己胸口。

“Mean!”林乐杰被他逗得笑出声来,“我请不起你这么贵的司机。”

洪天逸把下巴搁在林乐杰肩上,嘟嘟囔囔,

“不要钱,只要你给我一周做一次蛋糕吃就好了。我还有特殊服务呢,很划算的。”

“行啦,喜欢吃蛋糕晚宴上大把,又不去吃,非要挤到我这来。”林乐杰嘴上说要赶他走,却还往他怀里躺了躺。

“我要吃Chef Lim做的……”

“那都是我做的好不好……”

★07★

十几分钟前还在休息室和自己打情骂俏的人,现在站在宴会厅中央的小舞台上,带着他的后厨团队,登台与宾客们见面、接受感谢。

洪天逸饶有兴趣地盯着那人看。

林乐杰身穿黑色厨师服上衣,领口绣着国旗和南洋1997的标识,左胸口佩戴深灰的铭牌——相识那日落在他房里的那一枚;藏青条纹围裙折了一半系在腰间,紧身牛仔裤配防滑马丁靴,由于围裙的带子系得牢固,侧面更加凸显出腰臀腿的线条;他的厨师帽和口罩已经摘下,一头灰金的头发也经过了打理,梳上去露出光洁可爱的额头。

Host对他的介绍,是“毕业于美国CIA,七年邮轮餐饮工作经验,曾获世界青年西点冠军赛(The World Junior Pastry-Making Championship)第一名。”

林乐杰大方地用英、泰、中三语发言,“……非常荣幸,这几年和我的团队一起服务于这条中泰之间的南洋航线,能给大家带来欢乐的时光和美味的享受是我们的骄傲……”

长相清秀可爱,才华成绩傲人,这样的林乐杰闪闪发光,在场许多女宾客忍不住掏出手机拍照。

洪天逸的目光更是一刻都无法从他身上移开。

“……明晚的飘雪活动,我们餐厅会提供最独特的圣诞风味小吃,请大家不要错过!”

★08★

“美国的圣诞节会下雪吧?我没有见过雪。”瘦小的男孩身体被折成一个难受的姿势,看向车窗外的圣诞树,有一些胆怯的向往,“为什么曼谷不下雪呢……”

洪天逸一边开拓着他的身体,一边喘息着说,“我带你去看美国的雪。”

“不,我可以自己造一场雪。”

洪天逸轻轻地笑了一下,伴随着一个深吻,他将自己的欲望送进那美好的甬道。他实在是爱惨了身下人的天马行空,自由自在。

★09★

如果Plan还活着,他大概会很喜欢这样的活动吧。

那个曼谷男孩从Mean的口中听过无数次关于纽约州的雪的描述,却从未见到过;Mean说美式早餐是充满活力的一天的开始,他也没有吃到过真正的荷兰酱配班尼迪克蛋;Mean许诺,只要他好好学英文,就带他走,最后也还是食言了。

洪天逸无法不去想Plan,无法控制自己愈发频繁地将林乐杰和Plan联系在一起。尤其是林乐杰那双眼睛,和当年的Plan的眼睛如出一辙地好看。

可明明这两人的出身有着天壤之别。

洪天逸直到晚上活动开始前,才看见林乐杰。

为了飘雪活动的食品,林乐杰忙了整整一天。过强灯光照射下巧克力易受热融化,因此,他在冷库里呆了六个小时,终于完成那件足有一米高的巧克力雕花圣诞树。每一根树杈和枝叶都是巧克力薄片,还有银色的糖粉镶边。圣诞树的设计充分考虑了艺术形态和物理承重,最后挂上铃铛和松果也不会被破坏,看上去更加精巧。

圣诞树被放置在透明的展示柜上,周遭布置了干冰,烟雾缭绕,如梦似幻。

香槟台就围绕着这颗巧克力圣诞树,所有前去取酒的客人都忍不住赞叹这巧夺天工的手艺。

甲板上鼓风机预备好,特殊的泡沫材料十分细密轻盈,模拟了真正的雪花的触感,被吹到空中、落在地上、沉入海面,消融于温暖的掌心。

“下雪了——”

游客们惊喜地欢呼着。爵士乐队的表演也在这一刻开始了。

林乐杰趴在栏杆上吹风,雪花就这么一片一片落在了他身上。

晚宴的例行露面让客人们都认识了他,甚至有客人找他合影,他也一一欣然接受。

“Chef Lim也和我拍张照呗。”

洪天逸慵懒的声音自不远处传来。

林乐杰瞥了一眼,咖啡奶冻,姜饼人,红丝绒蛋糕。洪天逸的盘子里放着他拿手的几样圣诞小点。

“好啊。”林乐杰一副很酷的模样,反手比了个“耶”,然后偷走洪天逸盘子里的姜饼人。

洪天逸乐得眼睛都不见了,他也倚靠在栏杆上,欣赏着这场雪。

“在冷库里工作这么长时间,不难受吗。”

下午在餐厅里,洪天逸听人说,他的学徒每隔一小时就要出来缓一会,而他六小时期间一次都没有休息,一口气完成了整件作品。

“不啊。”林乐杰一脸无所谓地摇头,笑说又不是没穿衣服。

洪天逸侧过头去看他,“晚上我给你暖一暖?”

林乐杰笑开了,“你想暖哪里。”

★10★

“快来,我给你准备了圣诞礼物。”

洪天逸牵着林乐杰回到房间。

顶层套房有个小露台。两杯红酒,一盘精致的点心。露台上的灯串和圣诞饰品,是洪天逸白天一点点布置起来的,地毯上摆着两个礼品袋。

一个是gucci蛇盘手表,另一个是一套护手霜。

林乐杰心情不错,坐在地毯上拆礼物,小小地“wow”了一声,“你那天下船买的?我以为你只买了个情趣用品呢。”

洪天逸失笑,“你是不是脑子里只有那种事。”

林乐杰爬起来,把自己挂在他身上,在那人脖子上的痣上响亮地亲了一口,然后说,“谢谢Mean呐。”

“唔,还有哦。”洪天逸从床边又拿了一个礼物盒给他。

“围裙?”

“嗯。”

洪天逸在昏黄温馨的光里看向他的眼眸,万丈柔情。林乐杰在抬头的瞬间就不敢直视他了。那样赤诚的爱意,他从未在第二个人眼里见到过。

“别这么有心啊Mean,我会爱上你的。”

林乐杰用最甜腻的语气说出残忍的话来。

洪天逸叹了口气,捏了捏那张婴儿肥的脸,“我在追你啊看不出来吗。你从来只上床不谈感情,你没有心的吗,嗯?”

林乐杰假装乖巧地点点头,玩笑说,“我的心掉进海里被鲨鱼吃掉了。”

洪天逸的眼里泛起一点水汽。林乐杰的狡黠脸庞和Plan纯真的笑容重合在一起。

——我真想做那条鲨鱼。

★11★

他们喜欢在浴缸里缠绵。

Lush今年的白色圣诞树浴球,让整个浴缸都泛着浪漫的银白,点缀金色的磨砂星星漂浮在水面。

洪天逸却故意说这像“一锅奶油玉米汤”。

林乐杰又笑出唇边一双小括号,他配合地捧起一点水在手心里,假装喝下去,露出酣畅美味的神情。

“你怎么这么可爱。”

洪天逸又凑上去舔吻林乐杰的嘴唇,浴室的蒸汽让那双唇看上去娇艳欲滴,一张一合都是邀请。

他的手也没闲着,在水里从林乐杰的后腰滑落到股缝,两根手指像游蛇一般,就着水流探了进去。

怀里的人紧紧攀附他的肩膀,迷离地在他耳边吐露着热气。

“Mean、别弄了,你进来啊……”

洪天逸替他套弄了几下前端,随后听话地将自己的东西慢慢送进那神秘的温热里去。

二人同时发出美妙的感叹。

★12★

围裙是一个很小众的牌子,这个牌子的吊牌上写了一句话:

“Remove this tag, and there is no return on me. I’m yours forever.”

林乐杰不相信巧合。

可他遇过太多巧合。

★13★

“我没有家,船就是我的家。”林乐杰时常这么对人说。

他的房间里,挂着两个画框,一副巧克力飞机作品的摄影,一副海上钢琴师的画报。

直冲云霄的糖艺波音777飞机,机身精细地雕刻着自由女神头像,这是他夺得世界西点大师赛冠军的参赛作品。

而《海上钢琴师》,是他最爱的电影。1900将自己困于那艘船,一生都不愿离开。林乐杰也将此视为自己的宿命。

因为,世上并不存在林乐杰这个人。

——他的身份是假的。

他希望他是生于1997年的中国青年,在美国留过学,在南洋的邮轮上工作,受人尊敬,活得体面。

然而,离了这艘邮轮,他无法搭乘飞机,无法拥有银行账户,无法拥有正当的工作,无法去别的国家,无法以这个身份活下去。

只有西点大赛冠军是真的,因为那届比赛,恰巧在这艘邮轮上举行。若非如此,他也无法前往意大利参加比赛。

他在扮演“林乐杰”这个青年,他为这个角色作了丰富的想象:绝妙高超的厨艺,层出不穷的创意,玩世不恭的心态,惊人的语言天赋。演这个角色的几年间,这些想象,他都做到了。人们都相信他出身好、学历高,与之共事的人无一不说他聪明、认真、会做人。

七年前,他卖掉那辆兰博基尼,让曾经的自己——常年混迹在帕蓬夜市的男孩Plan,死于菲律宾海难。

然后他为自己画了一条新的起跑线。

★14★

“停靠在我的港口吧,好不好,不要再走了。”

“如果我只是一艘漂泊的小木船,你也让我永久停靠吗,Mean。”

“会的,因为我知道……”

★15★

圣诞过后,南洋1997号于午后抵达曼谷。

水手和船员们站在甲板上送客,林乐杰悠闲地坐在躺椅上,一边享受冬日的阳光,一边目送人们离开,准备迎接他的假期。

洪天逸迟迟才从楼上下来。

他凝视着林乐杰,许久,才问,

“你可以和我走吗。”

林乐杰笑着,从围裙的口袋里掏出自己的铭牌,放进他手里,

“呐,给你做个纪念好了,别忘了我。”

洪天逸连同他的手一起紧握,嘴唇颤抖着,似乎下一秒就要落泪了。他做了几个深呼吸,才能艰难地说出那个名字——

“你可以和我走吗,Plan。”

Plan。

★16★

Plan还活着。而且与他重逢了。

这是二十八年来圣诞老人送过最不可思议的礼物。

洪天逸最开始接近真相的时候,是他发现了林乐杰脚上的伤疤。

他曾在吃早饭的与Plan争吵,那时他暴戾地将刚冲好滚烫的咖啡扔在了地上。陶瓷咖啡杯瞬间爆裂成碎片,而热爱赤脚的Plan来不及躲,那近乎沸腾的液体就这么浇在了脚上,那一刹那两人都愣住了,他忘了思考,Plan忘了痛。

这是洪天逸最后悔的事之一。

后来,没等Plan的脚伤完全痊愈,他已经坐上了回美国的飞机。他总是会想,那是他最喜欢的Plan,他最痴迷的Plan的脚踝,怎么能受伤。

这样的愧疚伴随了洪天逸许多年,然后,便是打听到了那个叫Plan的男孩的死讯:他前往菲律宾海边打工,然后葬身于大海。

世界上不会存在一个和Plan这么相像的人,一样的娃娃脸、葡萄眼,一样地对烹饪和语言有着极高的天赋,还在脚上拥有同样特殊的疤痕。就算林乐杰耀眼得令人不敢置信,洪天逸也十分肯定,这只有一种可能,他只能是Plan。

林乐杰来到这邮轮上,将船的启航时间用作了自己的出生年份;他引以为傲的获奖作品原型是飞往纽约的航班;他在见面第一天猜出洪天逸是回来接管家族企业,是知情而不是猜测;他能够在冷库里呆六个小时觉得毫无异样,或许是因为他曾经在这样低温环境下呆过更长时间——

洪天逸在推导过程的最后忽然停了下来,他不敢想,Plan走到今天的地位之前,都经历了什么。

“如果不是因为我……”

洪天逸明白,如果不是他将Plan带入那样奢侈的生活,然后又匆匆地抛下他,Plan根本不需要经历这些。

一个人的世界需要有多大呢。

一艘船、一条街,或许也称得上一个世界了。强迫他看到更广阔的生活,究竟是为了什么,是真的为他着想,还是只是一己私欲。如果一旦知道了外面的世界,就要破釜沉舟地去追寻,那是否一艘船、一条街,就足够了呢。

但是Plan不后悔,不,应该说,林乐杰并不后悔。至少他在洪天逸的世界里,看到了自己的可能性。

★尾声★

当一个谎言,重复了千百次,就有成为真实的可能。

CTW附近开了一家新的餐厅,做今年来很流行的融合创意菜,老板是个中国人。

因为菜式新颖有趣味道正,高材生老板又长得可爱,这间餐厅很快在网络上有了一定知名度,成为各种KOL推荐的打卡必备。

洪天逸每天下班开着兰博基尼Huracan去那里吃饭。他习惯坐在窗边的角落,吃完就点一杯咖啡,一块蛋糕,然后打开手提电脑继续工作。

他不介意那些年轻的女性客人找老板聊天、合影。

反正下班后,林乐杰坐的是他的车,回的是他的家。

洪天逸咬牙切齿地吃掉最后一口蛋糕——他可真一点都不介意。

Fin.

所有文章
×

快要完成了!

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。 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。

好的訂閱由Strikingly提供技術支持。